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The Highest Buddhist Masters Today
《多杰羌佛第三世》

Previous Contents Next

第十四大類 世法哲言

三世多杰羌佛雲高益西諾布世法哲言選

  一

  必識己方立人,何以故也?己之諸癖自難于解,如瞻己背終弗所見,為外人頗觀,己藏己過乃人之常性,過甚則或離而不願同謀,識己得之其弗覺,愧而求知,格得其德,方可立人,人皆敬之而助也。

  白話解釋

  必須認識自己才能真正成為一個人,這是什麼道理呢?為什麼我們首先要認識自己才能真正成為一個人呢?雖然我們現在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人,但有的人做的很多事情連動物都不如,有的人的本質可以說根本不是一個人的本質。因為有很多人都不了解自己,所以只有認識自己,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人。自己的錯誤、缺點,往往自己看不見,就是看見了也會自己原諒自己。自己難於理解自己,因為人有個我執性在裡面,就正如想看自己的背,不管你用盡一切辦法,你的頭也伸不過去看見你自己的背,而別人則往往很容易把你的背看得清清楚楚,對錯誤、缺點同樣是如此,自己往往不容易發現,而局外人經常都會從各個方面暗暗地看到你的很多錯誤、缺點,加上為了討得別人的喜歡,自己只得把自己的過失藏起來,以其遮蓋,這就是人的常性。但是有的人做得很露骨,非常強硬、猛烈,因此稱為過甚,長此以往,別人就不願意和你在一起同謀共事,就覺得你這個人太自私、太不好了。如果我們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缺點,以慚愧心去求得知識,那麼,自己的格調自然就進入道德規範,這個時候就可以真正成為一個人了,人們看到你的行為境界以後,自然就很尊重你,個個都敬你而且願意幫助你,因此,識己才能立人,立人才能得到幫助,一切世事才能圓滿。

  二

  是非由或自論,凡事之非,莫可于執,著之抗言之鬥,自度非業加盛,終至入患,由是之道故面是非切勿掛懷。

  三

  愛恨和合而生,汝愛之彼必見之、聞之、憶之,三者必居其一也,弗具一之因,其念無存,焉具其愛,恨緣亦復如是。

  四

  社會所含能力,勿輕言吾所具也,社會乃多元化匯溶是也,能力似無量微塵之居其一耳,就或之能力由為單一,縱展群技各具其長,而居多于不敵他能之富,投之社會微不可言耳,故稱己能乃驕恥徒耳。

  五

  學道之識依師導故,為人師表德識照或,學者奮修諸識而積其品,終可至學于淵,是為人道之學道也。

  六

  高樓之建首在築基,依次而上,空中樓閣于世弗成,事業之就亦復如是,足踏其實,步無虛發,真知之具由然實鑒,具實者于高難而不畏其困,故攀之于高而在于實。

  七

  立之于福應憶于難,取之勝者莫忘兵家常事,暴雨之下方憶其傘者必水淋其身也。

  八

  雄才之料必當內充其實也,華其外而碎其內弗可大器而登堂,心空之竹終非棟樑之材。

  九

  赴約者奔往為事,中遇道障之退,更便速前也,車檔雖倒掛之行,而在更利前行之策也。

  十

  唯誦文章是無知,文學之才唯附實,而今大學四書五經,為文弗施者,收之弗能養其己,放之不利其眾或,唯誦何益之有,施詩文于社會之用,造益利眾者,是為轉知化實也。

  十一

  欲速則不達,行慢而失獲,事理如是觀,正住中道參,琴弦之懈弗出和雅之音,反之過緊則易于折。

  十二

  對人才之取捨何別?天下之或優劣和合之因,所匯果也,為一體之和,不可分割之,由是見劣而不取或,優之何獲,故收或而取優捨劣是為理也。

  十三

  凡事應三思之弗覺,體實而再行之,不可聞言而從,亦不可聽之否虛,三思之下實施無道者,當進而窮根之研,欲覓高天彩虹而遇烏雲之佈,則疑于霞輝之弗成也,是為過失。

  十四

  或生于福而弗識其福,乃處福忘逆之故也,身強以弗察其康,病者之流皆知康安之樂也。

  十五

  善知識者諸語皆收,諸識皆藏,歸己為用,施之眾或所益,原何來,善知本性為或而福,劣理作己批照,善道養德為或。

  十六

  凡出語之余無非也,謂詞似為非也,言無失者乃以詞奪理之失,故為非也。

  十七

  太陽性之于偉,何以故耳?面萬法與群生施光放熱故耳,故為人讚,由是之道,為或之流為眾而消益者是為其大也。

  十八

  人愚之最癖是為我見是理,萬法由己量之由是而生,此屬心之弗明所至無知故也,凡為余衡量諸物似為尺度者,實則無識也。

  十九

  陰魔之出是為生氣,視他之非而為煩惱,實乃暗敵自傷,何塗他人之皮毛耳。

  二十

  受人之敬者,由布益于或而所至也,如眾之讚游池妙哉,原在它之解暑施涼故耳。

  二十一

  一省之田為一市之用甚多也,一國之或何以覺之,國人國土而方養之,一人之力頗大者則弗及其眾推之量也。

  二十二

  相對能量何以足之?專一而取之,甲乙等力之對,甲專攻其乙之一,甲可勝之,相等料木以一尖刺其面,可制于傷也。

  二十三

  成就之或俱之智者而善利時,故事業之成必備時,具智無時業無研機,時智具之,就業由然,成就之道弗出定諦也。

  二十四

  慧海之庫與物質之倉是為反量也,慧庫無為轉無量,多用之反增之。物倉儲存乃無常,施之減之,故無為乃大,大在無量,無常乃微,微在消然。

  二十五

  風順之道莫放肆而疏忽之,艱難之途當振作而謹慎之,面順而失之慎災必至焉,迎難行而奮取福田由然。

  二十六

  人生明達之道,悟于挫折迭起之踐,凡事之解者,必于親身所歷之驗也,無實之聞,聞而無實,故身之所歷親見本來,得以明達之理。

  二十七

  驕敵巨害,知一狂二,點滴之因唯吾巨識,驕之人遠,傲之或離,事成業就之死敵也。忠士、智士怎分別相?二士遠離驕敵,知百言百乃忠士,識千而應機所說乃智士也。

  二十八

  人才之成就者,具內因必依外緣之助耳,無或之幫獨木何房,頑石美玉依藝或之精雕而絢麗之道,理法如是。

  二十九

  嘆息之敵弗可視,視則明日復明日,嘆息之時即為功,莫讓嘆息代行功,識破機關當下道,何來惱悔與嘆風。

  三十

  久執之爭,是為雙錯,原何也,互見其過兮,互識自優兮,久之誤重,則弗見其對惱耳,由是無爭于執也。

  三十一

  生活之途,其關頗繁,哨士之查如空星布,汝持何證將以通行之,所執之證德才是也。

  三十二

  具智者數語之談,眾所大悟,無才士論經據典,眾無所得,言多者非才橫,君子參之。

  三十三

  大樹之材頂立于天地日月,受風寒暑濕之侵而成焉,故藏室植樹縱立屋頂,亦黃胎萌芽而已。設若人者閉門造車,無何磨難,焉得強者之才也。

  三十四

  知其所錯而弗正之是為大過,持錯隨行,故弗願棄之弊,由是步之不前,故首必于改錯之道則然步進。

  三十五

  得之于福皆由苦換,成之業績必當奮取,奮之入苦,苦之出福,苦兮由福兮,了了如是耳。

  三十六

  大德之成,微德累至,公路之長點面沙石之匯,如欲成德弗忽小品之行。

  三十七

  夸己讚長乃己之短,夸詞之出眾或反之,不予喜之,弗為助之。

  三十八

  信正乃萬法成功之基,世人生成之道,具信方能實之于業,具信之行終得其成,其成之就生機于內也。

  三十九

  無能劣徒繁于詆毀嫉妒他或之才功;具德之士多在敬佩效研他人之優績,由是察見劣徒為藏私癖,以毀嫉而為遮帳蓋之羞慚,所為是也。

  四十

  萬事之成累于敗中取精,敗而弗進落入無知,迎難而上得之聰慧,積精取華得成之道也。

  四十一

  有或何以喜惡而不歡其善?惡道多出私利之為,故寬而善行,人者好之;善道多于施品破利,由是窄而卻步,故或遠之。

  四十二

  富之所獲,得之于勤,富裕者必具勤因而合其才,定業之正可至其果。

  四十三

  驕似霉壞之種,其種不發其芽,而謙具肥苗之因,苔粗速壯,何以故? 驕則狂,或弗願接之于助,謙受喜,故人皆願近而助之。

  四十四

  事業之成首在于信,由信入為,為之必果,弗信者則無談于為,無為之具,萬事無收也。

  四十五

  多少知識等力量如是,此論弗入于諦,知識乃識鑒之因,力量為施用之果,識施于用,其生之力得之積量,大海盈以百川之水,故為是積,積而弗施,青禾乾之,農田裂口,知識藏而不用,其力何生,無量之積,故識鑒弗以力量等之。

  四十六

  蠢愚何以治哉?滅愚之法唯在功學,愚在不其理、出行之蠢,而于讀中有案,依師正導則得愚轉智也。

  四十七

  忌火弗可點,燃則首焚己,人居眾而生,群視理了,妒忌因屬于劣,廣為或反而必責之,故傷首己。

  四十八

  或發其願,立志當圓,弗可行中幻境之遷而致步不前,志于頂峰之士,勿以半山摘葉攀枝,為化城之品而留其步,如是之行終無所願,焉得絕頂之峰也,萬法如是耳。

  四十九

  世事之業弗可下次為念,凡如是觀者,乃種弗成因耳,明日之念,後日之理,直至百年西歸故里,何心了理之為。

  五十

  俗識不得高論,低調生鑒于邪,懷之嫉妒耳,其心無傷于對,恰反惱其己,由嫉妒動惡之念,而生煩惱,為是之道嫉妒屬自害之敵。

  五十一

  所從諸業具明眼之開示,所成諸業,由自把之,路燈照汝前程,汝之不步終無所前,故行之願滿由己定奪。

  五十二

  狂徒之流多于持權伏望,而不為或心敬,然何如是?權威非理真之因,伏招之望則為劣識之果,唯論理于時間之待,終出真諦之源。

  五十三

  才智之出驗實于有為法也,其經驗之途由知識鑒故,由是之道則識廣才橫。

  五十四

  或于用之所煉,知其諸味而弗畏難,如礦于爐,煉之純于金,若存荒野,與之岸甲同于深污,平平一石,何途之用,故或設用煉方知惜福得幸。

  五十五

  識廣而無品者,則萬事弗成,無德多于傷人顯才為是,故或弗願與之交也,眾或均行,獨才何依之助,何用之有。

  五十六

  人分劣美之存,動物亦然,何堪美上也,時有動物勝或之麗,它所具之毛色變異,斑艷秀或,臨空而至,赴水而游,而人之二者不居其一也,或之伉麗若超諸物,唯在才德之和方可取之。

  五十七

  凡是之成功者,必視機而入,聞息而動,知其含益而不行之,故多他或所先,終利被奪,古曰:「才覺明日便悠悠,才覺病便是藥。」共奮之力,人類進步而前。如是之道爾當三思自悟也。

  五十八

  奮鬥必具方能成業,而奮之過猛者,則易敗業,何故如是也?過猛則易失智,凡是之順皆出智理,帆船借風而行,風之過盛則帆桿必折。

  五十九

  事業之強者,面逆境而弗餒,遇難而迎之于勇。弗具此理,自當弱者之流,事業桂冠非弱者所享,事法居無常瞬息萬變,故非人所信手握之,設若成業,君子所建百壓弗餒可也。

  六十

  學識之門,並非專學,古文如是,大學亦復如是,學識寶庫之門戶,乃文化知識與社會存在物及意識之交合分別所得,唯立大學之博士,而弗解社會物法之質,是為書呆,何成門梁之入耳。

  六十一

  大德者多于公諸棄錯,懷私者常于強詞奪理,因瞻何來?強奪之理則非為理,故以非理而蓋其私。

  六十二

  得之譽者撒手藏室是為正見,握譽而不捨皆無手把之于新,天下眾或群立如是,人類無何發展也。

  六十三

  禍福之道異居之,由是為或自修途,為天下之或而消益是為福道,藏自私之利而傷眾是為禍道,人者當于除私之道行其所事,幸道由然自修,故生活之途並非禍福,而為人者意識所向之業招是也。

  六十四

  才智能量盛大者,禍事口舌相對之,何以故?必理事洽人于繁,是非多故。

  六十五

  唯美者乃相對之論,萬法之妙恰在平衡為是,佳人伉麗得與華裝之平,若華盛容體有過之,則裝美而人失其佳,故具識之或常云:「某女服美勝其人之不配耳,另選佳麗妙也。」

  六十六

  微才當居,何以故也?凡事者利弊均之,睹弊而弗居,則利不可獲,若于弊中取益乃為上策,懷抱之木故大,而另途之,則無何入爐炊食,微柴入爐至炊而飽人,弗用之何以熟食之來。

  六十七

  自滿與之悲失號成器之大敵也,滿其體面而弗願降格求知,故為止步之敵,悲失于事無成所望,面業而弗于進取,乃為消然之敵也。

  六十八

  劣靈惡魂者取之粉飾謬誤而為本,為其蓋弊所為,明德善知識常以理道行直言,弗懼惡行而不遮其己之過。

  六十九

  通福之道橫流頗廣,其橋常折,若視折而不設新渡步之,福終不接于爾,凡具功立績者,乃步步腳印而至也,行業間經之萬象而取優奮克,必經身立之體驗以血汗換取之,方可成績,故爾空中樓閣聞而未瞥其一也。

  七十

  凡成器者必先嘗其酸甜苦辣之味,而後成德,弗體于劣,何識美滋味乎,何以故也,于糖水而生者至貴也,由是故弗識于艱而成之雄,立于飄然不知所為,何德之具,無德則人皆遠之無助,單獅之立器弗可成也。

  七十一

  佛學絕不是陰陽風水、算命星卜、測字看相、妖言弄鬼災之怪力亂神。佛學唯因果,入門戒定慧,初習四無量,愛國愛世界,為民無私執,我法妙有空,是名佛學意。

  七十二

  眾取之利,不可追之,納之必失。如建築故,眾皆造壘,房積滯之,購主稀之,屋無主之,三載見之,從業慎之。

  七十三

  習慣成自然,萬法亦如是。大至宇宙諸有為,小涉微因塵念間,樹德立品人道本,故當習養善知識。

  七十四

  功過只在一念間,三業作基最為關,若當為人不負本,盡力人類無私言。

  七十五

  萬法由心生,意念乃為根,鬼神算命說,封建迷惑人,為人不可作,德識方為君。

  七十六

  善于諒解他人者,說明己品已入德,是非成敗必顯果,公眾明心當自責。

  七十七

  認舊知而為理,睹新見乃為邪,是為所知障犯。恒持所知障,必當渡愚痴,怎入聰明耶,更況智慧乎。

  七十八

  有人批評和誹謗你時,絕對是自己有錯,一定是事理律法之間的矛盾,至少都是自己的言行沒有爭取到對方的認可和敬慕,所以必須多作自我批評。

  七十九

  驚世之道,捷然取之,由緣未熟,時久淡之,群或共性,如是存之,若不恨時,久遺法之。

  八十

  世界無常故,有情決定死,無情決定滅,因緣和合生,萬法如夢幻,離散無名相,善因呈福果,惡為顯怖報。

 

Previous Contents Next

Copyright 2007 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