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The Highest Buddhist Masters Today
《多杰羌佛第三世》

Previous Contents Next

第十一大類 製藥保健

彌陀散

我的娘家在成都市郊的彌牟鎮,1992年秋天,我家二弟呂高松的兒子呂暘,當時才兩歲多,因為患不明原因高熱,住了當地的彌牟醫院。每天吃藥打針,中藥的柴胡針劑、板藍根針劑、西藥的青霉素都不起作用。每天早上熱度退下來,夜裡凌晨又高燒發熱到39度、39.5度,幾天就燒成嚴重的肺炎。而且病情還急轉直下,高熱到40度。呂高松不得已將呂暘轉至新都境內的解放軍第四十七醫院,找到我認識的一位護士長黃立琴。當時這家醫院的兒科已經沒有床位收治,黃立琴護士長又求助中醫科,呂暘最終在中藥科收治入院。解放軍第四十七醫院的醫療條件和醫療技術遠遠高於那個地區的普通醫院,但是小呂暘仍然不退熱,反而由於持續反覆地高燒,出現了可怕的輸液反應,一下子出現了身體發烏,舌頭萎縮,連生殖器都縮小了。醫院的醫生當時也告訴我弟弟、弟媳,高熱再退不下來,可能就沒救了。黃立琴護士長十分著急,託人到處找我。我得知消息時,放下手中的工作,求救於我的佛陀恩師三世多杰羌佛,請求救命。

  見我的焦慮不安,三世多杰羌佛輕音細語地安慰我:「大姐!用不著焦急,這是小事一樁,我給你開一副中藥拿回去,輕輕就退燒了。」三世多杰羌佛很快將中藥弄成粉末,用白紙包好,上面還寫上「彌陀散」幾個字。小呂暘服了佛陀法王的藥,當天就退燒了,一副中藥還沒有服完就好了,第二天就出院回家了。「彌陀散」真是退熱之至,我的家人、親人和鄰里讚不絕口,無限感恩三世多杰羌救回了呂暘的性命。現在呂暘已上高中,而且志在考航校,身體十分健康。

  1996年三世多杰羌佛的「彌陀散」開發成針劑成品藥,由房小妹牽線聯繫在成都生物藥品研究所,完成了工藝流程化試驗製成的小樣,為金黃色粉劑安培針藥。三世多杰羌離開成都之後,不知什麼原因,這項藥品的開發便停下了。願「彌陀散」服務人類。

  成都日報 呂世芳



  2006年4月

 

Previous Contents Next

Copyright 2007 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