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The Highest Buddhist Masters Today
《多杰羌佛第三世》

Previous Contents Next

第十大類 治病

(實例十)
工廠專家束手無策 大法王上師聲到病除

  大家一說到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醫方明,都稱讚三世多杰羌佛治病救人的功夫了得,連末期癌症的病人都在三世多杰羌佛的手裡起死回生,現在又活了二三十年,身體健壯如牛。其實,僅以治療人的病就稱為醫方明,這種說法是不全面的,治療人的疾病只是三世多杰羌佛的醫方明的一小部分而已,也就是佛法真諦中講到的狹義的醫方明。三世多杰羌佛的醫方明是真正佛陀所說的廣義醫方明,也就是天地萬物,有情無情,只要出了問題,三世多杰羌佛無一不能醫治。我在這裡,就說兩個我親身經歷的事情。

  首先,我要聲明的是,我要發誓以證明下面我所說的全是我親身經歷的事實,沒有半點虛構。或許有人會認為發誓是俗氣的,但是,只有是真實的才敢發誓,否則,如果是假的,誰願意遭一切惡報呢?人生本來就已經夠痛苦的了,難道愚癡到了不脫離苦難,反而找惡報嗎?很多古德如永嘉禪師就曾發誓,所以今天我也學習古德在此鄭重發誓:如果我下面所說的是假的、是編造虛構出來的事例,我願遭一切惡報,反之,如果我所說的都是真實的,則希望所有的眾生都能得聞三世多杰羌佛的正教佛法,利益大眾,修行解脫。

  第一件事是佛陀上師為十塊玉板分別題詩,並寫在宣紙上。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出於碑帖而自成宗風,高雅飄逸,無礙無執,脫盡人間煙火之氣,每一件都是精品。為了要將這些書法刻在包裝這些玉板的巨大的珠寶盒上,我便帶著佛陀上師的書法原件去Kinko's複印,因為只有那裡才有可以複印4呎以上尺寸的大複印機。因為是宣紙,比較軟,所以儘管我小心翼翼,在複印到第三張的時候,最不願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複印機將原件整個捲進去了!我叫來Kinko's的工作人員幫我把機器停了,費了很大的功夫才把原件取出來,結果已經破碎成好幾片,而且沾滿了油墨,包括字的部分!餘下的我自然不敢再複印了,只好拿回來。那時候雖然已是晚上了,但佛陀上師才在用午餐,佛陀上師看了以後,對我說:等我吃完飯,我來把它醫好吧。結果,佛陀上師把這件書法精品洗得乾乾淨淨,修得天衣無縫,根本看不出來是由很多塊碎片拼在一起的,污垢的油墨不知怎麼不見了。奇怪的是,這生宣紙遇到水就會亂掉,而且與字合在一起的油墨怎麼會洗下來呢?但是,事實卻就是這樣的!

  第二件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份的事情,台灣的恒生仁波且師兄從香港買了一台可以直接從攝影機打印A4幅面的照片的機器,送來深圳供養給三世多杰羌佛陀上師。剛買回來的時候打印了幾張照片,效果很好。當時這台機器的具體操作都是我一個人在進行的,後來可能是我無意中碰到了什麼按鍵或是其它什麼原因,結果印出來的東西全部都是條紋狀的,色塊按條紋排列,不成為照片了。

  我自己按照說明書調整了很久,沒有效果,為此,佛陀上師也批評了我,但是,我再怎麼鼓搗,這個機器還是無法恢復到正常的狀況。無奈之下,只好打電話給恒生仁波且,請他諮詢廠家。

  第二天,我們付費請廠家的維修專家專程從香港趕來深圳修理這台機器。專家開始時信心滿滿,不太在乎,慢慢的他就發急了,因為他調整了很久,印出來的結果跟我印出來的是一樣的。直到天快黑了,專家必須要走了,因為再遲他就趕不回香港了。出門之前專家說:這個機器是三菱公司剛剛生產出來的最新的機種,整個東南亞也只有這麼一台,他無法修好,唯一的辦法就是要拿回日本總公司修理。

  但是,我們要急等著靠它來印A4幅面的照片,拿回日本修理顯然是來不及的。在此情況下,佛陀上師便對我說:我們來看一看毛病在哪裡(大意是這樣的,我回憶不起確切的話)。然後,佛陀上師坐在牆邊的沙發上,我則席地而坐,那台打印照片的機器就在我旁邊。佛陀上師平時非常忙,是不會搗弄這些東西的,他先詢問這台機器是如何工作的,我向佛陀上師報告了這個機器有哪些按鈕、它的工作流程、普通打印照片要輸入哪些數據等等,因為每一張照片由四組數據組成,每一組的數據又有幾十種、上百種選擇,比保險櫃要複雜若干倍。佛陀上師聽完以後,讓我輸入一組數據,結果出來的還是條紋狀的。緊接著,佛陀上師又告訴我一組新的數據,我輸入進去打印後效果略有好轉,但還是條紋狀的色彩。佛陀上師看了以後,再讓我輸入一組新的數據,這次剛打印出來一半,是全黑色的,就像一張黑紙,這時佛陀上師大吼一聲,隨著說:『好,好,好了,成功了!』我一臉錯愕,心想:就憑這張更糟的黑紙嗎?怎麼能說成功了呢?奇怪了,因為連顏色都沒有了,只剩下一團黑色。就在這時,佛陀上師說:『快輸入xx、xx、xx、xx。』我輸入四組數據以後,馬上打印,剛出來一點就見到了真實而美妙的還原色彩,結果確確實實就如同佛陀上師預言的一樣,這是一張非常好的照片,質量同機器剛來的那天印出來的一模一樣。但奇怪的是,香港專家和我也用了這個數據的,為什麼就印不出來呢?這張照片我記得非常清楚,就是佛陀上師的弟子大西拉仁波且的照片。大西拉仁波且是噶舉學巴派的法王,是一個極其嚴謹、證量甚高的大德。當時我就將這些數據都紀錄在這張照片的背面,並作為標準值。本書所附的大西拉仁波且的照片,就是從這張照片掃描的。

  可惜的是,因緣變幻,在我離開深圳的時候,未能如願將這台極具紀念意義的打印機帶走,這也印證了佛陀的開示:『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但是,我相信,從這個公案當中,有很多值得我們思考:第一,這是一台最新發明的機器;第二,工廠的專家都已經束手無策了;第三,佛陀上師只試了三次,尤其是在印出一張黑紙的時候就斷定成功了,這是未來先知啊。這裡面除了至高無上的佛法智慧和顯密圓通、妙諳五明的境界,還有什麼呢?!

  佛弟子:隆智.丹貝尼瑪



    2006年4月23日記於美國


被機器絞破的書法原件


經三世多杰羌佛用醫方明醫好的書法原件


 

Previous Contents Next

Copyright 2007 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