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The Highest Buddhist Masters Today
《多杰羌佛第三世》

Previous Contents Next

第十大類 治病

(實例五)

2004年3月7日,我因事出差加拿大渥太華,翌日晚即趕回洛杉磯。當時洛城已是春暖花開,而渥太華仍冰天雪地。一日行程就在這冰冷趕路中辛苦走過,未得休息。三月中又去台灣,也只停留十天,二十二日回美,當時只感覺身心俱疲。果然二十三日晚上開始發高燒,喉嚨痛,實在撐不住了,只好麻煩楊慧君師姐載我去看醫生。雖然注射盤尼西林仍無法消滅病痛。我立即打電話向佛陀上師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求加持,佛陀上師在電話中聽了我的病情,立即說:「非同小可,無常要命囉!但放心,會徹底好的。」即用了加持之法。第二天佛陀上師出城在外,仍慈悲地電話詢問我的病情。我向佛陀上師報告,早上起來時眼屎將右眼整個包住了,當老人家聽到我的回答竟是酸痛得都直不起腰來時,痛罵我拿生命開玩笑。這證明是腎臟發炎引起的重感冒,趕緊換手印,我清楚記得換了兩種手印。第二天眼屎現象全無,又過了一天,接到老人家第二通電話,問我新的病情,我照實回答,佛陀上師才放心囑咐我再立刻換回原來的手印繼續用功,並且警告我這次病痛是會要命的。

  我一生得病無數次,但從未像這次這麼嚴重,生病的頭一星期,我每天都覺得撐不下去,隨時會死,在病床上我足足躺了一個月,連聞訊來幫忙照顧我的高麗華師姐,在照顧的第二天也病倒了,不得不回家休息。幾天後打電話問她病情,才知道她回家後,病得連床都沒下過,我聽了內疚不已,還好她也是馬上向佛陀上師報告並用佛陀上師的佛法(與我的手印完全不同),才逐漸恢復,但也折騰了一個多月才完全復原。我們事後回想起這場病痛的嚴重程度,至今仍心有餘悸。

  說到佛陀上師的醫方明曾治癒過的弟子無法數計,這些都是金剛般的事實,跟隨佛陀上師這些年親眼見證了太多太多,徐師姐問我是否有佛陀上師醫方明的親身經歷,又囑咐我別寫成本書,謝謝她的提醒,不然光是我本人的親身體驗就夠寫一本書了,上面所提到的只是一件事實而已。

  感恩佛陀上師將弟子由病痛危難中救出來,感恩佛陀上師。

  佛弟子 關珠



 

Previous Contents Next

Copyright 2007 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