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The Highest Buddhist Masters Today
《多杰羌佛第三世》

Previous Contents Next

第九大類 金剛除病針

金剛聖針的威力

我叫付光芬,從小體弱多病,長大母親對我說:「女兒!你從小體質差,去學醫,對身體有好處,又不用體力勞累。」1958年我就開始跟師學習中醫。由於多生累劫業力之病,並未隨我學醫的知識和行醫經驗而減少,疾病總是跟著我轉。1978年連續幾年胃潰瘍大部出血、屙血、吐血。到1981年只好做胃大部切除術,術後身體更差,進食少,臉色蒼白,說話有氣無力,精神衰弱,行動緩慢,常常不能上班。直到1987年在友人的關心幫助下見到我的佛陀恩師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當他老人家了解我的疾苦、貧困時,對我非常慈悲關心,為我打一針金剛聖針,叫我把足三里現出來,佛陀恩師就蹲下來為我打針,一針下去佛陀恩師就說:「注意!我要運功了。」當佛陀恩師在我的面前結個手印一比,我立即感到麻木脹痛,全身發熱出毛毛汗,佛陀恩師聽到我叫痛連連,就把手印放開,我立即感到剛才的麻木脹痛都沒有了,只感到身體從來沒有的輕鬆舒適。佛陀恩師接著說:「這一針為你打通經絡脈結,你太貧血了。」當時的我還未皈依學佛,佛陀恩師對我及一切眾生都當親人對待,平等施予大悲援手。1988年我才知道要皈依學佛,離苦得樂,走解脫成就之路。跟隨三世多杰羌佛陀上師後,我身體一天天好起來,面色紅潤了,神清氣爽了,說話聲音洪亮,行走有力,慢慢體悟到佛陀上師是多麼偉大,佛法真實不虛。見到我的人都說:「這兩年你完全變了,不像以前弱不禁風樣。」最讓他們不可思議的事,我去西藏、青海高原缺氧的地方回來身體無恙。由於受佛陀上師教誨加持,我的醫學水平提高了,參加全縣考試首取中醫醫師資格證書,參加省、市考試取得主治中醫醫師資格證書,醫院為我掛專家門診牌,病人一天比一天多,很多遠、近疑難病症經我治癒。在當地小有名氣,我擁有的一切一切全是學佛後,佛陀上師教誨加持給予的,佛陀法王上師對我恩重如山,點點滴滴都烙印我心中。

  我記得大約是1989年的一天,佛陀恩師的弟子劉子芳到新都南新區的家,求佛陀恩師救她,她說她這個病好多年了,痛起來要命、要倒。國內各大醫院都去過了,花了很多錢就是不見效。當時只見她面色青暗,全身強直,不停叫疼痛難忍,一會倒地不起,面無人色,佛陀恩師立刻為她打金剛聖針加持她,由於休克,下針時她並無反應,過一會取針時劉大姐清醒並站立起來說她不痛了。每當我看到佛陀恩師金剛聖針的神奇,我就更想學打這個聖針。有天我對佛陀恩師說:「佛陀恩師您教我神針,我好去救治其他病人。」佛陀恩師對我輕言細語地說:「光芬,你功力不夠,以後再說。」有一次我見到台灣的喜饒根登仁波且也向佛陀恩師求學,佛陀恩師卻說:「你的功力不夠,以後再說。」

  後來我才知道金剛聖針是佛陀恩師他老人家證德證境證量的功德力,以大悲菩提聖心施加一切,患身病、心病、業力苦難眾生的,並隨時教誨慈悲加持使眾生從苦難中解脫出來,找到治病防病的根源所在處。

  跟隨佛陀恩師十多年,弟子光芬從一個不懂學佛修行的人到如何才能成為三門合一的佛弟子,無私利人的人,在佛陀恩師加持和歷代祖師傳承力的加持下,形成一種果德,才能使佛弟子走向解脫成就之路,佛陀恩師無與倫比的恩德加持下,佛子內心才升起了菩提心,自覺覺他。佛陀恩師對弟子及一切眾生施以慈悲、關愛、呵護加持有加,無以言表,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深感佛恩難報,唯有發願生生世世做佛陀之子,虔誠恭敬皈向依傍永恆的佛陀上師,只有佛陀上師才能帶佛弟子出離生死輪迴苦海,走解脫成就、了生脫死成佛渡生之路,擔佛菩薩荷擔家業,報佛恩。

  我今年已滿了65歲,以上是我親身經歷,真實不虛,無有妄語。如有妄語我墮入無間地獄,如真實不虛,願此功德供養佛子偉大的佛陀父母親,回向所有的金剛師兄弟,早證菩提,回向六道諸有情,阿彌陀佛。

  佛弟子 付光芬講述敬呈



  2006年4月16日

 

Previous Contents Next

Copyright 2007 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