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The Highest Buddhist Masters Today
《多杰羌佛第三世》

Previous Contents Next

第三大類 頂聖如來的聖量

得到頂聖如來的灌頂

  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是我的師父,當初為求了生脫死,學到真正佛法,我放下一切,遠渡重洋,歷經種種辛酸,接受明行暗行觀察考驗,最後終於取到了佛陀恩師無比殊勝的菩提聖水,我學到了佛法。

  佛陀恩師是最高古佛應世,這是大聖德佛菩薩們認證行文法定的,而不是空洞的公認概念,在人類世界展顯的證量,幾千年來,無人能比,乃至無聖可複。佛陀恩師為何有此證量?因為他老人家是佛教始祖多杰羌佛第三世,所以無論是佛或大菩薩,誰又能高過多杰羌佛呢?

  其他我就暫且不說,我在這裡只講菩提聖水加持力量的偉大事蹟吧! 

  二零零四年八月廿二日那天,為祝賀佛母及大德仁者誕辰,我們在美國南加州海邊舉辦放生活動,向魚販買來專供釣餌用的活魚,把它們再放回大海。當天的放生法事,由我主法,我特地請出菩提聖水,灑淨魚池,加持魚群。就在我剛向魚池施灑菩提聖水不到三秒鐘,突然一條小魚竟從池中騰空六呎高,飛越五呎寬的堤岸,躍入了大海中,一位來自北卡州名叫Joshua Bernstein的居士現場目睹,目瞪口呆,驚歎不已,他在放生儀軌結束後出來向大眾講了此情況。

  在放生時,更是出乎意外的,只見數百隻海鳥靜立旁觀或空中盤旋,幾十隻鵜鶘呆立堤上,連一群海獅也僅在遠處海面沉浮,完全不像平時那樣用任何方法都趕不開拚命來搶食放生的魚兒。漁場上空與海面彷彿有道無形的防護罩,護佑數千條生命平安離去,遠隔天敵的攻擊,整個放生過程中,竟然沒有一條魚兒受到傷亡,真是十分神奇,菩提聖水的加持就有如此大的力量!這一殊勝的事蹟披露後,記者來採訪並於時報上登載。(詳情見 2004.8.27 洛山磯時報)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日,我為一位台灣弟子慈開於家中安設壇場,當我以菩提聖水淨壇時,壇場內大放光明,有一非人見此聖境,而來求皈依。

  非人初來時,兩目無法張開見光,形同瞎子,後經我施以菩提聖水為其加持,當下洗除業障,雙眼突然睜開見物,不復障礙。非人無盡感恩,發心精進學佛,謂其之所以來皈依,乃因其知此地有真正的佛法。我問:「你怎麼知道的?」他說:「如來正法的光,不同於邪法之光。」又說:「菩提聖水光亮無比,加持力量非常之大。」

  另有位住在美國聖荷西的弟子Philip,在雨中因路滑發生車禍,車子打轉翻滾,車體全毀,但人竟毫髮無傷,結果是因他身上佩戴有以菩提聖水加持過的金剛帶,所以助他免掉了一個災難。

  我不僅親眼見到菩提聖水之威力,尤其是在為我灌頂的當天,佛陀恩師的佛法出現了,那普通的水變成了菩提聖水,世間上任何盛水缽均裝不了這聖水,聖水從缽壁穿壁而流出,而且變化無窮,應聲集聚,應聲分散。我無上光明的佛陀上師,哪裡是什麼大法王啊,根本就不是什麼密乘的宗師、顯宗教主的概念!正如聖德們說,是法界大教主。多杰羌佛第三世,那是佛教的至高佛祖啊!                       

  在一個百千萬劫難遭遇的殊勝法緣成熟時,至尊佛陀上師滿了我多年一直於夢中都想求到的法中根本的願——金剛部擇緣法和甚深大圓滿頂聖精髓除障灌頂。

當天,我進入壇場,虔誠地敬獻哈達及供養,長跪於法台前,恭聽佛陀上師的開示。首先要舉行的,是依甚深耳傳法十條不同的法義來擇法緣,這一法是萬法之緣起,凡證量大聖德是必須為弟子舉行的,這是至高無上的真正的金瓶掣籤。佛陀上師在法台上寫了十張擇緣種子“啊”字交給我,我在每一張寫有種子字的紙邊記下自己的名字,並每一張編列一個號碼,也寫在紙邊上。我獨自在一個無人之處,將種子字從每張紙上剪下來。

  剪的時候,都是沿著種子字邊剪,剪下不同的形狀,我自己所寫的名字及編號則留在剪下的紙圈上。種子字剪下後,我立刻用手指強力將它摺揉成圓形的小紙丸,丟進法桶中(內如金瓶)。十張剪下的種子字,共捏成十個小紙丸,全丟在法桶裡,而十張剪剩的紙圈,則暗自收藏在身上。我卸下袈裟,將整個法桶覆蓋後,捧進了壇場。

  此時,佛陀老人家巍然端坐法台上,當下修法後,隨即開示說:「是××法義,你拿一粒看看。」

  佛陀老人家令我伸手從覆蓋袈裟的法桶裡取出一個小紙丸,並且要我小心地將這個紙丸解開、攤平,再從暗藏於身上的十張紙圈中,找出編號××密法的紙圈,把種子字與紙圈兩相併合,果真剪下的種子字外緣與紙圈內邊完全吻合,那張我自己從法桶中拿出的緣起種子字,正是佛陀老人家提前已說出的××法號,真是偉大到無法想像的佛法,是什麼力量要讓我在十個紙丸中唯獨拿準了這一張?根本不由我自主。

  佛陀老人家說:「你將緣起種子字再捏成原來的樣子,丟進法桶。」

  我依教將緣起種子字再度捏成小紙丸,放入法桶。佛陀老人家將法桶搖晃後,從法桶裡隨手取出一個紙丸來。在這整個過程中,法桶一直被袈裟覆蓋著,誰也見不到法桶裡面的東西。何況就算見到,也無法辨別同樣種子字的紙丸,包括親自剪捏的我,乃至把紙丸打開攤平,也無法認出是幾號。

  我雙手接過佛陀上師從法桶取出的紙丸,小心翼翼地打開,紙圈再次相合,確實無誤,老人家所拿出的正是剛才的法號種子字。我將法桶中其餘的九個紙丸,也一一攤開,這九張剪成不同形狀的種子字,恰好與其他編號的九張紙圈各自接合,準確無誤。

  想想看!弟子有什麼本事、什麼證量能把佛陀上師已先說出擇緣的結果種子字拿出來,弟子自己取出後,放回法桶,再經他老人家複緣,老人家信手拿出即是剛才與弟子拿出的無誤,這是什麼佛法?只能說這才是現量至高證境頂聖大圓滿金瓶掣籤擇緣灌頂。現在十張種子字,我已收藏供奉,實在是稀世法寶。

  擇緣灌頂圓滿之後,跟著舉行除障法義。我親自洗淨法缽及法杯,將法缽裝滿淨水,置於壇場中央,兩旁各放一法杯。佛陀上師手持洗淨的法器,從法缽裡盛起淨水,分別倒進兩個法杯中,然後令我口含供水,但不可吞下。

  佛陀老人家開始持咒修法,當我吐出一半口中水於杯中時,清澈見底。

  佛陀老人家又修法後,說:「把口中的水全部吐出來,這一次是除障。」

  我將嘴裡剩餘的供水全都吐出來,這一次所吐的水,呈現橙黃色。

  佛法的力量,真是令人無法想像,明明法杯內所裝的是同一法缽中的淨水,而我含在嘴裡的也是同一口,結果一口水吐兩次,竟然完全不同,一杯無業,一杯見業。

  至高偉大的佛法,實在太深沉了!而如此甚深的真實法義,也唯有我的至尊佛陀上師他老人家的高深圓滿證境功德,才能夠表顯灌頂的啊!

  多扎信雄 恭敬記實



 

Previous Contents Next

Copyright 2007 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