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The Highest Buddhist Masters Today
《多杰羌佛第三世》

Previous Contents Next

第二大類 三世多杰羌佛的聖蹟佛格

玻璃刀傷鮮血流 半個時辰無傷痕

  有一天我休假,我就想給我們的上師(即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編者注,下同)做一頓燙麵蒸餃,我很高興。當我把那個餃子餡拌好,就像平常在家裡自己做菜一樣,把拌好的生菜餡拿到嘴裡嚐一嚐,看鹽味、味道好不好,嚐了以後,又把它放回到盤子裡去,也就像我平常做菜一樣。照常把料放好了,開始自己趕麵,正動手包,根本還沒有上籠,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啪──”的一聲響,爆響,簡直是!你們不曉得,把我嚇得來,因為我站在那兒動也沒動啊,正在包餃子,“啪”的一聲響,把我嚇得來,嗨呀,我側頭一看,在我的旁邊,離我約兩尺多遠的一個佐料台上,一瓶沒有開封的醬油,無緣無故地摔在地下,打得粉碎!這突如其來的一聲響,把我嚇得一身出冷汗,一下子覺得一股熱氣衝上來了,腦子一閃念,就有一個念頭。就那一聲響,我來不及分析,我覺得我犯罪了,我就合掌懺悔,我說:『哎呀,我錯了,我愚昧,我無知,我給上師做菜,怎麼我吃了,又拿給上師包了,哎呀,我錯了!』我的淚水止不住的脫眶而出,我當時根本不用分析,我覺得我咋會把我吃過的東西送給上師,我淚水長流,只是說我有罪,只有這個心思,腦子裡除了這一個念頭,啥都沒有。我越想越懺悔,越覺得是罪過。當然,我懺悔完了以後,我的心情就好一點了,我就準備收拾好滿地的玻璃渣和醬油,趕快給上師送飯去,不能耽誤時間。但是這個時候,剛剛一抬腿,哎呀,發現我不能走路了,疼痛難忍,拉起腳來簡直沒法挨地了。我難受極了,一隻腳撐起,手撐著牆壁到了浴室,我就將右腳抬起來放在浴盆上,吃力地把右腳穿的皮鞋脫下來,脫下來才發現右腳的腳心,在涌泉穴的稍微前掌一點點,發現這個地方不斷地在往外流血,我就意識到是有啥東西弄進鞋裡頭去了。我就一邊用水沖洗腳上的血跡,一邊我就拿手去一摸,哎,腳心裡插了一個玻璃籤子,我就摸著把那個玻璃籤子拔出來,也還在流血,來不及對這個傷口做任何的處理,我隨手就在我的衣服包裡拿一張大家用的一般的衛生紙,墊了一塊在腳心裡頭,我看十一點過了,來不及了,要把蒸好的餃子送給上師,我騎自行車比較慢,要騎二十五分鐘,再晚了就趕不及上師吃飯了,一秒鐘都不能耽誤,我就只有這個念頭,不能耽誤上師吃飯的時間,也沒想到啥腳不腳的,管它的,趕不及上師中午用餐的話,晚上就成了剩東西,那確實我就難受了。

  當我送完飯回來後,在椅子上坐下來,才想起我的傷口要處理,更何況那個玻璃籤子劃了一條口子,還流那麼多的血。我當過三年醫生,我想家裡有酒精啊,碘酒啊,棉球啊,馬上自己消毒處理,再到醫院去打一針破傷風。奇蹟出現了,想不到的是,當我把鞋子脫掉一看,嗨呀,哪裡去找傷口哦,連傷口痕跡都找不到!哦呀我自己在那裡感到驚訝不已,剩下的就是鞋底下的一塊衛生紙,那紙上還留有血跡,血跡都乾了,但是找不到玻璃籤子劃的傷口到哪兒去了!我感到簡直太奇怪了,太奇怪了!這確實這是事實,是活生生的事實,但這個問題就擺在我們面前,使我百思不得其解,這是啥原因呢?當天晚上,我把這件事情跟我先生講了,我先生原來是北京郵電學院畢業的,他是學無線電數字通訊的,是比較講科學的,他曉得我說話是實在的,他就讓我把腳拿起來給他看一下,他說確實沒有傷口。我們兩個百思不得其解,因為解釋不了。你想嘛,這個傷口,最多一個小時吧,一個小時不治而愈,不治而愈啊,紅腫的印子都沒有。大家不曉得,我平時如果釘釦子把手指頭戳破了,流了一點點血,指頭紅腫起碼是三天才好得了,確實奇怪就怪在這裡。我知道,這是護法菩薩在愛護我,看到我怎麼能做出這樣的蠢事情來,給上師做菜,自己吃過又送給上師吃,護法菩薩生我的氣,把那個醬油瓶子砸了警告我。然後呢,護法菩薩愛護我,看了我知錯能改,那麼認認真真的在那兒懺悔,就把我劃破的口子給補好了。我簡直非常感謝上師,也非常非常地感謝護法菩薩對我的幫助。通過這件事,我確實認識到了,對上師只有十分的虔誠,三業要十分的相應,來不得絲毫有意無意的不相應。這件事是實實在在,真實不虛的,我沒打一句半句的妄語,我願意發個誓,如果我打半句妄語,說了假話,我願意立即墮地獄!我就說到這兒吧。

  王玉湘

  (注:此文根據王玉湘女士的談話錄音記錄整理)

 

Previous Contents Next

Copyright 2007 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 Privacy Policy